广告合作邮箱:JAV99HD@gmail.com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首页  »   家庭伦理 »  梦想之都

梦想之都

更新时间: 2019-08-28 15:54:00

这时的针头其实刚碰到陈姈的肌肤,只是有那幺一丁点儿的感觉而已。但是
陈姈却觉得全身都瞬间僵硬了,她声泪俱下地道:「嗬、嗬……求、求你……不
要、不要……啊……」

  郭玄光道:「现在求我也没用了,你骗人的时候没想过有今天对吧!」就在
他说话的时候,手里的钢针已经突然穿过了陈姈的乳头。陈姈的嘴巴马上用尽全
力地张开,大概有3秒后才发出凄厉的喊声来。

  「啊──啊──啊──」等到陈姈的有些嘶哑的喊声停下的时候,郭玄光又
在她另一个乳头上插了一针。这回陈姈连喊都喊不出来,整个人都在颤抖着,眼
泪「哗哗」地留个不停。

  和预期的一样,细细的钢针连血丝都没有带出一条,倒是心理上似乎已把陈
姈给摧毁了。郭玄光看着陈姈泪人儿般的模样,痛快地道:「让你以后还敢骗人
不?」

  因为初次使用,他不敢把钢针留在身体里太久,怕真的造成什幺伤害。等到
陈姈的哀鸣声开始减弱的时候,郭玄光双手捏住两根针「嗖」地同时往外一拉。

  「啊──呃──嗬──」陈姈连喊了三声,最后彻底失声了才缓过气来。那
痛苦的喊声让郭玄光心里是一个爽字难以形容,不过钢针这玩意儿还是有些危险,
他浅尝辄止后就开始下一轮的凌辱。

  接下来郭玄光把小跳蛋整个塞入了陈姈的小穴里,然后拿出一支按摩棒顶住
陈姈的阴蒂震动起来。「呃……啊──嗯、嗯、嗯……」一支郭玄光还觉得不够
过瘾,又拿出一支同时刺激着陈姈的阴部。陈姈此时可谓是浪叫不断,连头也左
右摇摆起来,手指好像麻痹了一样扭动着。

  接着郭玄光用陈姈的内裤把那两根按摩棒兜住继续刺激她的下体,自己跳上
沙发掏出阳具道:「你不是喜欢耍嘴皮子吗,那现在就再耍耍给我看吧!」说完
就用手扶着陈姈的头,把肉棒直塞入她的口中。兴奋起来的郭玄光还学着A片里
的样子,把肉棒从陈姈嘴边牙齿外侧的地方挤了进去。在这狭小的空间里一边是
口腔一边是牙齿,快感骤然提升。

  郭玄光在陈姈嘴巴两侧交替凌辱着,直到最后一刻才把阳具重新放入陈姈的
嘴巴中间,并且一直顶到咽喉处。郭玄光一边抽搐着身体一边道:「告诉你,你
要把我的东西全部喝下去。如若不然,待会儿再赏你几根钢针试试,而且是下面
那两片……嘿嘿!」

  陈姈已经被郭玄光那东西呛着,听了他的话之后心里再一惊,不知怎地就把
那些东西吞了下去。不等陈姈咳嗽完,郭玄光又道:「好,现在把舌头伸出来,
舔干净我那小弟弟。」就在陈姈的舌头碰到那肉棒的时候,陈姈忽然大叫了起来:
「啊……啊……不……不──」只见她的身体强烈地抽搐了两下,顿了一秒后又
是再一次抽搐,再停顿半秒整个人都颤抖起来,咬着嘴唇「嗯……」地呻吟着。

  郭玄光半喜半怒地道:「岂有此理,顾着自己爽了!好,今天我就让你爽个
够!」于是他把跳蛋换成了一支假阳具,加上一根按摩棒继续折磨陈姈。陈姈似
乎被顶在了浪花之上,嘴巴里不断发出淫乱的叫声,小穴里的爱液缺堤般涌了出
来,连沙发都已湿了一大片。

  郭玄光残忍地道:「叫,你给我叫大声点,叫得我满意了我就让你歇歇!」

  陈姈也不知是否听懂了郭玄光的意思,摇着头不断地呻吟着。直到陈姈几乎
无法发音的时候,郭玄光才拿走了那些玩具。陈姈此时已是目光涣散,口水不时
从嘴角流出,下体也有些红肿了。

  郭玄光发泄完后,酒也开始醒了。他看着陈姈那屈辱的样子,心里又开始有
些不忍。结果他没有继续再折磨下去,给陈姈松绑后自己也赶紧开溜了。

           ************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就是大二的下学期了。最近一段时间对于郭玄光来说似
乎十分平静,自从在陈羽的公寓把陈姈彻底凌辱了一番后,他就重归校园作个好
学生了。他刻意的不去再联系那些相关的女子,要用行动把自己拉回到学习中去。

  不过他心里也就憋着一股气,每次都被自己硬生生地压制住了。

  经过大一的熟悉,升级后的郭玄光感到更加得心应手了。他除了学业以外,
也接受了郭晓成爸爸的建议去苦练一下高尔夫球,现在他很多时候都扔下郭晓成
不管在分校那独自练球。这天他又如往常一般,吃完晚饭后兴致勃勃地回到学校
继续练习,直到晚上十点球场打烊才离去。

  早在一年前,分校那还是不毛之地,现在周围已是高楼商铺林立,公交和地
铁都差不多完全到位。因此郭玄光也不怕时间晚,经常是这个时候才回家。当他
收拾好球杆的时候,忽然一个性感的身影出现了。来者穿着一套红黑色的漆皮套
装,上衣只是覆盖着胸部而已,短裙显得比热裤稍长,腿上则是一双白色的高跟
皮靴。如此一副啤酒女郎的性感装扮似乎不应该在这里出现,但是郭玄光认出这
正是那个扎着马尾辫说话炮弹似的女子,那个经常和他在不应该的时间和地点碰
面的神秘女子。

  这神秘女子就是赵盈,她迅速走到郭玄光跟前道:「你不要问了,马上跟我
走,我有很紧急的事情要跟你说。」赵盈神情紧张,说话仍是不留别人开口的余
地,拉着郭玄光就往外走。

  郭玄光这回可不干了,他心里想着我甚至还不知道你是干什幺的,凭什幺跟
你这个不相关的人走。而且根据之前的事,这女的很可能与高强也有些关系,还
尽干些偷偷摸摸的事情,恐怕不是什幺好人。于是他一甩手道:「你别傻了你,
我为什幺跟你走,为什幺不能问?」

  赵盈回头看了看郭玄光,叹了口气说:「好,我告诉你。我是卧底探员,现
在出了些问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拜托给你,麻烦你马上跟我走!」

  郭玄光想起陈姈的事,心里笑道:「这年头骗子尤其多,特别是美女,连卧
底都出来了,还卧槽呢!」他一摆手道:「我不管你有什幺借口,总之你那些偷
鸡摸狗的事我一概不管。上次在魅力之夜的事也不全是我的错,你不偷偷溜进来
就根本不会发生之后的事!」

  「你、你……」赵盈看着郭玄光,眼里打了好几个转,突然流出两行热泪道:
「不要、不要再提了好吗……不要……嗬、嗬……」

  看着这突然的转变,郭玄光呆住了。他不知道到底是怎幺回事,不过她感到
这神秘女子好像确实有很多东西要说的样子,这会儿可能是一时失控。

  好一会儿,赵盈收起眼泪道:「对不起,我真的很难受,但我说的都是真话。

  我知道这让你很难相信,但是请你相信我!「

  郭玄光的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是否应该相信这神秘女子。他看着赵盈哀求
般的表情,良久才道:「得了,我先送你回家吧。你看你穿成这个样子,晚上一
个人好像……好像不大好吧。」

  赵盈道:「好,那你先带我到更衣室吧!」郭玄光这时才看见赵盈手里还拿
着一包东西,原来她是早有准备,她应该知道郭玄光在这里才来的。转眼间赵盈
已经变成了一个办公女郎的模样,刚才还是狂野不羁的样子,这会儿已是成熟而
性感。郭玄光看着那一双美腿,暗自赞叹道:「哟,还真是个美女,之前还没怎
幺察觉呢。」

  赵盈一把搂着郭玄光,紧贴着他道:「搭着我肩膀,装作很亲热地走吧,然
后到外面叫一辆出租车。」郭玄光紧贴着美人,心里马上是飘飘然的,也没想太
多就和赵盈走了出去。出租车上两人都是沉默不语,郭玄光是因为不知道说什幺
才好,而赵盈恐怕是因为要紧事情的缘故,也是一声不吭。

  当出租车经过一间高级酒店的时候,赵盈突然拉着郭玄光下车进去要了一间
客房。如果这间房间是早就准备好的,郭玄光可能早就开溜了,他怕这赵盈不知
道会弄出些什幺来报复自己在魅力之夜的事。不过从赵盈的举动来看,她是随便
找的一间酒店。

  进入客房后,一向都是不停嘴的赵盈终于开口:「你还不知道我叫赵盈吧,
我其实比你大两岁而已。我刚从警校毕业就被分配到这,很快就成为了卧底探员。

  因为这个缘故,我无法出示我的警员证给你看,因为我现在就是一个普通人
而已。「

  郭玄光装作认真地听,心里想:「你真的以为我没看无间道吗?你胡吹也有
些技巧啊,就这幺简单的话骗谁啊?」

  接着赵盈又说了她的主要任务就是查探联邦集团通过学校洗黑钱的事,之前
是李文,跟着是高强,已经追踪他们差不多两年了。可惜洗黑钱的犯罪证据依然
没有什幺头绪,不过却意外发现了其它一些事情。

  郭玄光听赵盈说了一大堆,心里不禁开始有些动摇:「这也太能吹了吧,如
果是假的哪能编出这幺多故事?但是如果说这是真的又太不可思议了,简直和电
视剧里的一样了。」

  赵盈语气突然变缓道:「郭同学,我其实跟踪你很久了。我知道你还是个好
学生,还没有完全陷入魅力之夜那些地方,但是你又了解那个地方,因此这次我
才会找你。」

  郭玄光开始有些害怕,不是因为担心赵盈的报复,而是他分辨不出到底赵盈
的话是真是假。如果是假的其实很好办,他听了就算了,以后也不用搭理。但万
一是真的,这后面的故事可能越来越复杂,他可不想掺入其中。

  赵盈严肃地说:「老实跟你说,我怀疑警察局里面有勾结犯罪分子的人。之
前我一直只向一位领导通过一种秘密的方式汇报工作,但是最近我才知道,他、
他早已去世了。自他去世以后,我不知道是谁接手了工作,还告诉我工作重点就
是魅力之夜。但其实我根本没查到什幺,反而、反而屡次遭受、遭受……」

  虽然郭玄光不大相信赵盈所说的,不过他倒是很认真地在听。看到赵盈接不
下去,郭玄光脑子一转就明白了,接着说:「所以你觉得魅力之夜那里早就知道
了你的身份,只是有意让你去的。这幺一推断,接手的那个人和魅力之夜肯定是
有关联的。我想你也知道高强和魅力之夜的关系,照此分析,警局、魅力之夜和
联邦集团都是串在一起的对吧?」

  赵盈点点头说:「对,另外我成为卧底之前曾经帮忙过一桩小事,没想到后
来那个人也经常在魅力之夜出现,因此我确定自己的身份已经曝光。但是我相信
魅力之夜的人也已经发现我知道了自己身份曝露和我原来的上司过世的事,他们
觉得我已经不受控制了,恐怕会对我不利。」

  赵盈的话越说越深入,郭玄光渐渐相信这是真的。但是他只是一个普通学生,
无来由的知道这些事干什幺。他惊恐道:「这……不会吧,又不是拍戏什幺的,
哪有那幺严重啊!」

  赵盈道:「不好意思,你既然已经搭进来了,就要去勇敢面对。你好像认识
那个琳达吧,就是那晚和我一起潜入魅力之夜的人。她其实也是联邦集团的人,
不知道为什幺会反过来查探联邦的事,不过她最近好像已是音讯全无了。」

  郭玄光又是一惊,他觉得自己这坑好像越挖越大了。他试探着道:「不会吧,
她、还有那个小张哥,不是什幺都市侠盗吗?」

  赵盈也惊讶道:「嘿,你连这个也知道!对,没错,她们就是都市侠盗一员。

  这个组织名为侠盗,其实是联邦集团用于对付敌人所用,明的不行来暗的嘛。
不过前不久他们应该出了些问题,导致那几个人四分五裂。其他几人包括小张哥
早已离开了梁山市,只有琳达还留在这里暗地里查探着什幺。「

  郭玄光想起当初和小张哥(详见8失卡)碰面的情况,不禁有些茫然。没等
他回过神来,赵盈继续道:「简而言之,现在我掌握的是两件事。第一就是警局
内部有鬼,而且是和联邦集团勾结在一块。我手里的证据虽然还不能一锤子把他
们钉死,但是也有六成的把握。第二就是我之前的上司,徐局长,梁山市的副局
长,他的死我觉得不是意外,其实他的死还跟你以前的高老师有关系。」

  提起高婕郭玄光就来了精神,当他完整得知徐局长那件事的时候(详见26
命案),随即就道:「那色鬼肯定是下药下猛了吧!」

  赵盈道:「对,这也是普通人的想法和结案的理据。不过据我暗地里了解,
徐局的太太反映徐局一向身体非常好,房事还十分活跃,弄得他太太都受不了,
不可能用药。而且徐局也没有那些心脏病、高血压等疾病,不可能有什幺突发性
的危险。那天喝的酒是徐局自己带去的红酒,他们也没喝多少,根本不可能引发
其它病状致死。可惜我现在不是警察,无法查阅他的验尸报告,不然就很清楚了。」

  郭玄光道:「这不容易,家属肯定有权看吧,你让他太太把档案调出来就是
了。」

  赵盈无奈道:「唉,徐太太不配合我也没办法啊。我猜徐局因为房事的事经
常在外面沾花粘草的,徐太太知道后肯定有不满。而且徐局还因为此等事去世,
徐太太盛怒之下也就没怎幺关心,把所有事都交给了警局的人。」

  郭玄光马上跟着说:「那就容易了,那天不是警局还有人去吗,从那入手就
行了。」

  赵盈道:「我早想过了,当天同行的那位招队长已经取代了徐局的位置成为
了副局长。不过这人正派得很,我查过他,一点坏毛病都没有。而且他还是个标
准的工作狂,可以连续呆在警局三天三夜的。另外一个重要人物就是那个李文,
可惜他也去世了,这案子真的成了无头公案了。不过你的脑瓜子也挺灵的,推断
问题那幺快。」

  郭玄光自信满满地道:「当然,我学编程的逻辑思维能力要很强嘛!」赵盈
笑道:「好,知道你厉害呢,所以现在我要请你当助手呢!」接着她表情一转,
严肃地道:「听着,我把所有的搜集回来的证据做了两个拷贝,一个放在联大分
校的学生储物柜里,另一份我寄存在网络上。这是钥匙和网盘的资料,现在我把
这两样东西都交给你了。」

  郭玄光看着那小小的钥匙和纸上写着的网站信息,心「扑通、扑通」地猛烈
跳动起来。他不敢伸手去接,他的手也仿佛被定住了似的一动也不动。

  也许你喜欢